韩国的无码AV看免费大片在线,日本19禁啪啪无遮挡免费漫画,免费无码AV片在线观看网址

  • <th id="2hyri"><video id="2hyri"></video></th>
    <code id="2hyri"></code><code id="2hyri"></code>
  • <nav id="2hyri"></nav>

       

      這個春節,全民拉歌表白“我的祖國”

      首頁 > 長影動態> 長影軼事> 介紹

      “一條大河波浪寬,

      風吹稻花香兩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聽慣了艄公的號子,

      看慣了船上的白帆。

      這是美麗的祖國,

      是我生長的地方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

      有許多膾炙人口的經典歌曲,

      成為幾代中國人

      心靈深處的情感記憶。

      60多年前,長影電影《上甘嶺》

      插曲《我的祖國》,

      在歌唱家郭蘭英的深情演唱中

      傳遍大江南北。

      新春將至,

      帶著對祖國的深情祝福,

      億萬中華兒女自發啟動

      “我的祖國”網絡拉歌接力活動。

      青年文藝工作者,

      全國各地高校師生,

      港珠澳大橋建設者,

      扶貧一線干部群眾,

      奮戰在祖國各地

      救援一線的消防指戰員,

      ……

      在網絡上互相@

      接力傳唱《我的祖國》。

      時間在變,

      愛國情不變,

      當音樂響起,

      喚起了共同的精神情感——

      愛國!

      家與國,

      總是中國人內心深處最深的眷戀。

      用歌聲為新年送上祝福:

      愿你我萬事順意,

      愿祖國繁榮昌盛!

      《我的祖國》

      盡管沒有戰爭影片中那種炮火連天的場面,《上甘嶺》中的許多動人情節,依然成為人們難忘的記憶:嚴重缺水的坑道里,一個蘋果在傷員們手中傳來傳去,誰也舍不得吃;戰斗間隙,伴著歡笑,戰士們抓起了松鼠;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指導員請衛生員王蘭為他唱起了《我的祖國》,“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至今仍傳唱不息。

       

      影片《上甘嶺》取材于1952年真實的上甘嶺戰役,在敵人的殘酷進攻面前,駐守上甘嶺的中國人民志愿軍堅守陣地,打退了敵人數十次瘋狂進攻。毛主席在了解到上甘嶺的英雄事跡后,當即指示有關方面將上甘嶺戰役拍成電影,擅長軍事題材影片拍攝的長春電影制片廠承擔了這一光榮的任務。

      (《上甘嶺》劇照)

       

      《上甘嶺》由沙蒙、林杉任導演,林杉、曹欣、沙蒙、肖矛負責劇本的寫作。班子搭起來后,沙蒙便率攝制組前往朝鮮對上甘嶺戰役進行實地考察,盡管戰爭的硝煙已經散去,但當年戰役的殘酷仍歷歷在目:嶺上鋪了厚厚一層子彈殼、炮彈皮,隨手抓把土就能數出32粒彈片,一米見高的坑道里潮濕而又悶熱。在隨后的兩年里,沙蒙等人二度來到上甘嶺,并采訪了一百多位當年參加上甘嶺戰役的老志愿軍戰士,記錄的材料更達到數十萬字。

       

      編劇林杉決定采用“以小見大”的手法,講述中國人民志愿軍某部八連在連長張忠發的率領下從接收陣地、最初進行防御戰、直到轉入坑道,在缺糧斷水的情形下,開始了堅守上甘嶺的任務,在經過了度日如年的24天后,最終為大部隊反攻爭取了時間。

       (《上甘嶺》劇照)

       

      劇本完成后,林杉總覺得還缺少些什么,卻始終無法找到突破口,直到某天他看到一篇關于志愿軍女戰士王清珍在上甘嶺戰役中的事跡報道,才找到問題的答案。

       

      王清珍是朝鮮戰場上許許多多女護士中的一員,在上甘嶺戰役中負責3個坑道的20多個重傷員,每天給傷員打水、打針、換藥、喂飯、洗繃帶、查脈搏。不管工作有多累,她的臉上總是掛著燦爛的笑容,有時為了給大家解悶,她還會唱起陜北民歌《南泥灣》《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等歌曲,為殘酷的戰爭注入了生氣與活力。在《上甘嶺》劇本的再次創作中,林杉便讓這個女衛生員以“王蘭”的名字歸隊了,并在劇本的最后頁碼上特別注明:王蘭的原型就是衛生員王清珍。

      (《上甘嶺》劇照)

       

      《上甘嶺》拍完后,沙蒙與林杉、曹辛等幾位同事熬了幾個晚上,寫了一首名為《我的祖國》的歌詞:祖國啊,我的母親!您的兒女,離開了您溫暖的懷抱,戰斗在朝鮮戰場上。在我們的身后,有強大的祖國……。然后,沙蒙找到延安時期的老戰友、歌劇《白毛女》作曲家劉熾,請他為這首歌詞譜個曲子。劉熾看過后卻連連搖頭,說歌詞沒有韻律,很難流行開來,于是推薦喬羽來為這首歌重新填詞。

       

      1956年,喬羽29歲,正在為寫電影劇本《紅孩子》在江西體驗生活,結果卻接到了沙蒙接二連三的電報。到達長影之后,喬羽先住進了小白樓,在那里苦苦思索該寫一首什么樣的歌。當時《上甘嶺》只缺少安排插曲的那幾分鐘戲,停工一天則要花上4000塊錢,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是一筆巨款。

       

      最后“憋”得實在沒轍了,喬羽就寫了一首和《上甘嶺》八竿子打不著的歌,寫的是自己去江西路過長江時的第一眼印象,“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為了親切還用了第一人稱,“我家就在岸上住”。歌詞完成后,沙蒙對著稿紙足足看了半個小時,然后說了句:“就它了”。

      (《上甘嶺》劇照)

       

      第二天,沙蒙又拿著稿子來找喬羽,問他可不可以把“一條大河波浪寬”改成“萬里長江波浪寬”或者“長江萬里波浪寬”,原來的句子有點小氣。喬羽說,用“萬里長江”“長江萬里”也可以,但這樣寫可能會讓那些不在長江邊上的人從心理上產生距離感,失去了親切感。而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家鄉和心中的大河,都有自己的母親河,“一條大河”的說法更加形象。沙蒙就這樣被說服了。

       

      為了分析把握這首歌的旋律,劉熾把自己關在屋子里整整一個星期,最后終于捕捉到了根據《小放?!犯膶懙摹侗R溝問答》中的頭兩句旋律,略為改動后作為引子,創作靈感便接踵而至。

       

      這首歌由誰來唱,沙蒙導演腦子里曾考慮過十幾位候選人。為了慎重起見,劇組把這些候選人全部請來,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符合沙蒙的要求。正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喬羽發話了:“你們把郭蘭英請來沒有?”大家說沒有。喬羽感慨一番:“這么好的演員,怎么不請她呢?這樣吧,我幫你們去請。”喬羽找來郭蘭英,她只唱了一遍,就贏得沙蒙導演的贊許。

       

      《我的祖國》錄音工作是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錄音棚進行的。錄音后不久,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就率先播放了這首歌。這時電影《上甘嶺》還沒有公開放映,《我的祖國》卻先于電影紅遍全國,而且一直流傳到現在。

      微信 微博 手機版
      韩国的无码AV看免费大片在线,日本19禁啪啪无遮挡免费漫画,免费无码AV片在线观看网址